電子版雜誌: 訂閱 | 推薦 | 取消
變老、變好、變壞
第 1 頁, 共 2 頁
作者:唯光



高中同學維微忽然帶先生自美國返台找安養院,她連絡上我的時候讓我嚇一跳,我們才過六十不久,怎麼要替先生找安養院了呢?

我們約在台北車站二樓的微風美食廣場碰面,小孩曾經教過我,這年頭大家都在這裡開同工會或同學會,南來北往坐高鐵,這裡碰面最方便,不用出車站,聚會後立刻搭車返鄉。我們在一家餐廳坐定,我才點台幣一百元的東西就夠吃,維微也只點海外較少吃到的香煎豆腐與紅豆湯。

維微還像作高中儀隊隊長時那樣挺拔美麗,但她先生得了阿茲海默症初期,兩個女兒都已結婚,所以她必須單獨負起照顧先生的責任,面對他越來越不能獨立的晚年。原來他們相差十多歲,先生已經進入七十。

好像,我們都是忽然就邁入中年或晚年的。我自己從父母過世、兒子結婚後,就步入晚年了。開始常常想像自己會如何死亡,在那之前要如何好好安排,不要累到兒女。我想到的只是自己,還沒考慮老伴呢!維微這次來,讓我想到自己的疏忽與幸福了。



變老

她先給我作三道測驗題,看看我有沒有阿茲海默症,我們都笑翻了。這個測驗很簡單,她先說三個名詞,等十五分鐘後看看我還記不記得。再畫三個時鐘,標出3:45、10:55、9:25任何三個時間的短針長針;最後一個是走直線,看看會不會東倒西歪。我們拿出當年練儀隊的標準英姿,長腿踢正步,走一直線都沒問題。畫時鐘也沒問題,可能習慣看數位手錶的人會有一點問題吧。過了十五分鐘,我清楚說出了剛剛的三個名詞的英文:黑貓、紅球、柳樹街。

她先生這三道測驗都沒辦法過關,我聽了又嚇一跳。好像,我們都沒辦法迎接忽然而至的改變。她現在還能從容地帶著先生來訪視各處安養院,就怕有一天她處理不了,扶不起先生,或付不起美國很貴的安養院。維微告訴我,台灣的安養院有的可以先註冊排隊,有的要先交保證金,有的什麼都不必,只要入住客房,展現誠意,一有空位,就能優先。

趁現在他們還能走得動,每天早上除了拜訪各安養院,下午就去找美食與尋幽訪勝。她對這裡的美食街讚不絕口,跟我分別後當晚就把先生帶來再吃一頓,天寒地凍還跑去海邊,想留住每一個還玩得動的光陰。



變好還是變壞

我們聊著,她說得多,我聽得多。互道分別時,她說都是她在說話,真不好意思,我說這幾年我話變少了,學習多多聆聽,這個改變被她發現了,不愧是四十年的老朋友。

我話變少,卻寫了幾本書,一股腦全送給了她,讓書本自己說話,填補友誼的空白。她也說出受我影響才成為基督徒的故事。原來她受姊姊們排擠,高中時很想輕生,去了我家感受到基督徒家庭的美好,後來神感動她在美國受洗。現在她與姊姊們關係不錯,也原諒母親當年的疏忽,更經常回台照顧也在安養院的父親。她先生看見她的改變,在她信主十年後也成為天父的兒女。維微不但工作育兒,還在神學院進修,過去十年去了中國內地好多次,作短期宣教士期間領了很多人信主。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