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眼我們的撒瑪利亞
第 1 頁, 共 2 頁
作者:彭書睿(基督教聯合差傳事工促進會秘書長)



亞洲經濟起飛,成為華人信徒的宣教重心。多國的華人差會都有差派宣教士,到一些開放接納專職宣教士的國家,如菲律賓、台灣、日本、泰國、新加坡等。除了宣教士,亦有不少華人信徒以亞洲為宣教目標。

但如何向這些門戶開放的亞洲國家宣教?是不是有計畫、有願景地與聖靈的感動同行呢?

親身參與跨文化的一個好處就是,對於聽過、讀過的事情,你會有些第一手的體驗。我們都知道日本的基督徒比例是百分之一;但是你知道這是什麼意思嗎?是走在路上一百個人會有一個是基督徒嗎?我們都知道菲律賓有成千上萬的勞力外流,在世界的每一個角落;但是你知道對於這些被留給祖父母管的孩子們,每天在街上會做些什麼嗎(或能做些什麼)?我們都知道韓國有千千萬萬的基督徒,世界十間最大的教會有六間在首爾;但是你可知道,他們在聚會、練習、晨禱、小組、服事之餘,有很多人無力去「活」他們自己,或是關心那些在他們身旁的「外邦人」嗎?

這篇短文沒有辦法成為弟兄姊妹前去宣教的工作手冊。簽證如何辦?該找哪個機構?怎麼樣尋求財務支持?這個網路時代,我們該知道的訊息都只有幾個按鍵的距離。對在跨文化宣教事奉上仍屬於起步階段的台灣教會來說,我們的反省也許是膚淺的,但至少應該是誠實的。同樣的道理,是不是有心去菲律賓、新加坡、香港、台灣、日本、泰國,甚至南韓「宣教」的,就不比去困難的國家來的有挑戰性和高尚呢?在實際的禾場上,我們曾經有許多這樣的討論。不用往遠方看,在東亞,我們飛機三、五小時可到之處,就是有這麼些人,在默默的付出,也等著你我的參與。

馬尼拉的街頭,史提芬希伯特(Steven Siebert)牧師和Victory Outreach事工的同工,每天都會上街去關心那些衣衫不整的街頭頑童,和染上毒癮的社會渣子,面對無窮無盡的需要和絕望,他們團隊需要許多鼓勵。在韓國,從釜山、大丘到木浦,仁川到首爾,幾乎所有的韓國教會都必須正視華人移民的事工,而華人(華僑)基督徒正要在中間扮演重要的角色,在首爾定期舉辦的「宣教中國」大會就是這個異象實踐之濫觴。

在新加坡,這個看起來什麼都有的國家,在幾乎每個教會都有差派宣教士的環境裡,許多青少年的事工正等待一些「平凡的人」的加入,一些大哥哥、大姊姊生活的見證,對成長中的青少年的影響,比那些口沫橫飛的大講員更有過之而無不及。在緬甸、泰國、菲律賓、越南,幾乎每個國家都開放華文教師的簽證資格,往年一向受歡迎的英文老師,也不一定由白人面孔的西方人士為主角,吃香的反而是黑頭髮黃皮膚的東亞裔。

若我們看得到這些機會點,求主感動我們有所行動。



「萬國」是哪國?

2012年的全球差傳統計顯示(註),全球70.52億人口總數中,福音未及之民有20.66億,佔全球人口比例29.3%。廣義基督徒有23.25億,佔全球人口33%。其次,伊斯蘭教徒達15.83億,印度教徒9.69億,另外佛教徒有4.73億。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