降服
第 1 頁, 共 2 頁
作者:子英



一九七九年始,因政治變動,住在越南和柬埔寨的人民,紛紛向世界各地逃亡;搭船離鄉,找尋避難的港灣與安居之所。當時歐美各國接收不少難民,波士頓華人聖經教會也擔保協助他們。接著,信徒組隊去探望這些家庭。有次去探訪一個丈夫在逃難時喪生,留下妻子和四位小孩的家庭。我們抵達時,她沉默無語,精神恍惚,兩眼發直,狀甚可憐!為了幫助這家人適應環境,當時由我們隊裡英文較好的弟兄,負責每週去教她的孩子英文。



你要去就自己去吧!

教會在焦源廉牧師的領導下,對宣教的工作已經由「錢去!」「禱告去!」到「人去」的階段。信徒效法、回應焦牧師夫婦離職去台灣宣教的榜樣,教會中有兩位說粵語的弟兄先後抵達英國短宣。其中一位由英國回來,在台上報告福音工場的動態與見聞,他說:「去歐洲短宣不一定得說粵語,德國需要講普通話的人去,你也可以去!」說話時,手的指向及眼睛都對著我,我為之一怔,心裡喃喃地對他說:「別盯著我,你要去就自己去吧!」之後,並沒把這事放在心上。

我們在全福鎮買下房子之後,我的靈修時段就由清晨五時往後挪到丈夫與孩子都出門後才進行,接著看報。那一天,報紙上呈現的是,難民船在海上漂流及難民遭到搶劫與強暴的報導。閱畢,我淚流滿面,向神說:「主啊!求你救他們上岸。」這事丈夫並不知道。

丈夫在代理教會會務一年期滿後,卸下任務,修讀神學。於一九八三年到德國探望禾田,作為期一個月的宣道,他看到德國是一片福音的荒場,當地的華人都「困苦流離,如同羊沒有牧人一般」,就興起去德國宣道的決心。

他一回到美國在本鎮區聚會時,未與我商量,就向大眾宣佈說他要去德國傳福音,我聽後異常的震驚!玉美比我還要緊張,會後她勸我說:「你若不為自己,也要為孩子設想,你們去德國,那孩子讀書該怎麼辦?」我因為丈夫已經說出口的話,不願意在人前與他唱反調,就回答她:「我相信丈夫所說的話是有道理的。」內心卻想著,丈夫要去就由他自己去。姐妹接著說:「妳若堅持要去,就讓我來養你們的孩子!」這一番話令我深受感動,也鼓舞我安心向前行。



願不願為我去?

丈夫自從由德國宣道回來,就一直與他探訪接觸過的華人通信聯絡,我對這事不聞不問。在另一區的聚會裡,丈夫再次分享他到德國宣教的體驗與負擔,同時以幻燈講解難民在海上遇難的故事。他指著報紙上刊登過的難民船說,這一張就是在報紙上見過的。這時,我心中有一聲音對我說:「你曾經求我救他們上岸,我已經救他們上岸了!你願不願意為我去向他們傳福音?」我內心堅定的回答:「不願意。」說時,眼淚涔涔流下。我趁著室內燈光未捻亮之前把眼淚拭乾,也把神的呼召拋置腦後。

丈夫與德國信徒的信件往來更加頻繁。有一天收到德國牧師的來函,信上說有一位從越南逃出來的青年,因為未婚妻被接助到美國後悔婚,他三次自殺未遂。德國牧師說:「中國人的問題只有中國人能解決!而他們的問題只有你們才能解決!」丈夫把信遞到我手中。閱畢,我再次聽到那個詢問的聲音:「難道你能見死不救嗎?」我兩眼濡濕說:「不能!」於是,我含著淚對丈夫說,下次當他跟德國的信徒寫信時,請代我向他們請安!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