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子版雜誌: 訂閱 | 推薦 | 取消
回去玩玩
第 1 頁, 共 2 頁
【每月話題】─門諾醫院

回去玩玩

李滿香



很多人認識黃勝雄醫生夫婦可能是看了傳神為他們錄製的福音寫真集「美國很近,花蓮很遠?」吧!我卻早在彰化基督教醫院當護士的時候就和他們認識了。後來我們兩家人又在美國費城相處了好幾年,我與他們不只認識,而且是好朋友。



花蓮真的太遠

當黃醫師決定回到花蓮接管門諾醫院院長職位時,我已成為單親好一陣子了,並且與兩個孩子搬到加州就業定居。記得黃醫師對我說,如果我先夫還在的話,他一定會和他一樣離開美國回到台灣去。我先夫過去的確有此念頭,但我知道黃醫師的話中有話,他在暗示我也可以走這樣的路。

那時候的我,十年前吧!二個孩子還在求學階段,我的收入剛好可以使我們母子三人得溫飽,俗語說,一動不如一靜,我實在沒有勇氣改變現狀,何況那時我也沒甚麼感動或呼召要去門諾醫院圖謀大事,而且花蓮的確太遠了一點。



為主謀大事?

一九九六年,我回到台灣參加彰化基督教醫院百週年慶典時,順便到花蓮走了一趟,那時門諾醫院正在大興土木,從黃醫生娘的描述中可以想像出一幕壯麗的美景將要呈現在門諾的舊院址上,但那時我所看到的仍然是蕭條的古舊醫院,使我更佩服他們夫婦倆的愛心和勇氣。

一晃七年就這麼過去了,這期間聽到他們所作的很多,但真正和他們接觸卻很少。今年年初,我忽然興起想回去看看是否仍有用武之地的念頭,一通電話打過去,對方好像有點愣住了,原來他們都已準備要退下來,而我這時候才想到要回去,不過到底是好朋友,馬上非常熱誠的歡迎我「回去玩玩」。

我才不是要回去玩玩呢!我是被聖靈充滿,要回去偏僻的花蓮為主圖謀大事,我想我在洛杉磯縣立醫院的切片工夫和在洛福教會教主日學的經驗,一定可以在那邊大派用場。黃太太讓我知道,我回去不久,他們夫妻倆必須回到美國來辦理一些事情,我仍義不容辭的說,沒關係,我可以照顧我自己。



劉姥姥進大觀園

老朋友心知肚明,默默地為我這隻菜鳥安排了妥當的吃住問題,我被安排住在醫院的單身高級宿舍裡,從窗戶望出去就是花蓮港口。門諾醫院不只有單身宿舍,也為攜家帶眷的醫師們建了一棟豪華的現代化公寓。

門諾醫院已完全煥然一新,裡面的建設和裝璜真是叫我目瞪口呆,我像劉姥姥進大觀園,大開眼界。我在那裡一星期了,仍然搞不清東西南北。至於我要圖謀的大事,還好沒人知道,否則真要丟人現眼了。

那邊的病理科已經非常上軌道,這不得不歸功於過去幾位從美國回去的基督徒病理科醫生和技術員在那裡打下的基礎,他們現在所使用的器材和我在美國用的一模一樣,二個切片的技術員,她們的功力並不輸我這個在縣醫院的老將,看來我在那裡是無用武之地了,所以二天後,我就自動請辭,轉到志工部門當志工去了。



精神沒有改變

當志工也不是省油的燈,首先要先認識環境,接受訓練,我這個空降部隊只有跟在別人後面跑的份。不過我最喜歡跟福音團的人去病房探訪病人。門諾醫院的病人很多都是原住民,一位福音團的志工是原住民,每次聽到他在為他的同胞禱告時,我就想,這才是最美的方言和天使的話語了。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