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子版雜誌: 訂閱 | 推薦 | 取消
懸崖勒馬
第 1 頁, 共 4 頁
懸崖勒馬

李世宗



(第一週)

銀鈴是公司施工部學生助理,某工程結束時被裁員。老金單位有助理缺,人事處半哄半塞令老金雇銀鈴。銀鈴是應屆畢業生,報到一個月就畢業,不能再當學生助理。老金很不滿…

「我很好奇…衹差一個月,何不乾脆離職?」銀鈴報到時,老金正埋頭文件,漫不經心問。聞到一縷沁心清香,纔抬頭看她,眼睛卻不禁一亮…

銀鈴濃眉鳳眼,烏黑直髮在肩梢巧然捲起,被冷氣風輕輕撥盪,像無數音符流竄,揮灑羈掩不住的青春。微微笑著,柔唇紅似淡霞。合身長衫長褲襯托高挺,薔薇般綽約豐盈。

「喔…聽說單位裏有正式雇員缺。」銀鈴有備而來。

其實老金已覓妥人,但那人還走不開,兩個月後纔能就職,一個月後纔能開始人事作業,仍屬機密。

「還聽說…你樂於助人。」老金一愣,望見銀鈴眼裏純真卻霸道的信任,不忍說什麼,便笑笑敷衍。反正一個月後她自然解聘,老金沒準備用她作事。不料,祕書美琴當晚上山滑雪跌斷腿,得休養一個月,老金衹好讓銀鈴充當祕書。

一週下來,銀鈴動作俐落。老金另眼相待,但心裏有數…表現不好,那能升正式雇員?週五下午,看她仍埋頭辦公,開她玩笑:

「得替妳介紹年輕小伙子,免得你工作太認真。」

「我討厭年輕的…我曾訂過婚,有天老師請假,我提早回家,撞見未婚夫和我同學在房裏偷情…」銀鈴別過頭,黯然神傷。

「…不要年輕的,難道要老的?」老金誤觸銀鈴傷痛,逗趣圓場。

「對,年輕的靠不住,老的成熟。」銀鈴輕鬆笑,卻用勁盯老金,叫老金分不清她話中真假…





(第二週)

第二週。週一十一點,老金纔匆忙入辦公室,銀鈴趕緊通報:

「經理貝克剛才來找你,說你九點得向惠克公司簡報,你又沒請假…」

「啊…昨晚半夜我女兒食物中毒,上吐下瀉,肚痛哭號,送急診到今早纔穩定。一折騰…什都忘了。」老金匆忙去找貝克,被刮頓鬍子。女兒生病情有可原。問題是,總經理雷福臨時來參加。更糟的是,貝克臨時調來和老金搭配工作、在別組的漢克頂替,他花了一小時準備簡報,竟表現亮麗,叫老金臉掛不住…

老金向惠克公司補資料,在公司呆到天黑。回家後,一肚子委曲,向老伴訴苦。

「今天被貝克…」老伴卻打斷老金:

「怎麼現在纔到家!晚上我去禱告會,得走了,好好照顧女兒。」老伴關心教會芝麻小事,愈來愈超過老金的事。老金提醒過她,她承認,理由卻堂皇…老金的事屬世,教會的事屬天。老金把嘴裏的話吞回肚裏,等老伴回家再說,卻沒等到就睡著了…老金不知道當晚是通宵禱告會。

隔天,老金回想貝克口氣,憂慮考績將大打折扣。失魂落魄,午餐時間纔發現忘了帶便當。正覺狼狽,銀鈴卻進入老金辦公室,放包東西在桌上。

老金愣住,望望保鮮膜內精緻的火腿三明冶,再望望銀鈴。

「替你準備的…從未看你帶過像樣午餐。」銀鈴解釋。老金正飢腸轆轆,便顧不得狼吞虎嚥起來。
下一頁...